<dd id="zjy2i"><noscript id="zjy2i"></noscript></dd>

<li id="zjy2i"></li>
    1. <rp id="zjy2i"></rp>

        首頁 > 文旅 > 品讀開封 > 正文
        袁應泰:鑿洞修渠創奇跡
        ?袁應泰(?~1621年),字大來,陜西鳳翔人。萬歷二十三年(1595年)進士,
        袁應泰:鑿洞修渠創奇跡
        來源:汴梁晚報 作者:書友 發布時間:2022-12-05 08:45:43

        袁應泰(?~1621年),字大來,陜西鳳翔人。萬歷二十三年(1595年)進士,歷任臨漳知縣、工部主事、兵部武選司郎中、河南右參政、右僉都御史,追贈兵部尚書。

        鑿山穿洞引沁水 

        架橋修閘開新渠 

        河南引沁灌區是黃河流域古老灌區之一,渠口位于濟源縣五龍口,古稱枋口。曹魏以后歷代都曾不斷地對其加以整修疏浚。明代,隨著農業生產的需要,更是不斷改建重浚,使得該灌區有了新的發展。 

        明初和元代一樣,引沁灌區仍名廣濟渠。弘治六年(1493年),徐恪巡撫河南時,接受河南參政朱瑄的建議,派朱瑄整修廣濟渠,“隨宜宣通,置閘啟閉,由是田得灌溉”。嘉靖年間,“河內令胡玉璣浚之,名利豐河”。隆慶二年(1568年),紀誡任懷慶知府時,對引沁工程進行了一次大的整修。萬歷十四年(1586年),河內令黃中色又進行了修浚。然而由于在此以前都是采用土口引水,“土口易淤,下流淹沒,利不敵害,旋興旋廢”。 

        萬歷二十七年(1599年)夏,袁應泰調任事務繁重的河內知縣,出任河內令。到任時,正值天旱,他不辭辛勞,徒步走遍河內(今河南沁陽)山川大地,提出修渠防旱的想法。他考察時“得廣濟屢廢之故,乃知廣濟非修石口不可,因謀鑿山腹為洞”。 

        由于弄清楚了廣濟渠屢次廢毀的原因,所以,袁應泰在開渠時選擇了引水條件較好且不會遭洪水淹沒的枋口上游孔山東北麓開鑿廣濟洞。 

        廣濟洞開鑿于明萬歷二十八年(1600年)。對于穿山鑿洞引水能否成功,袁應泰開始沒有把握。經過“熟視水勢”,并根據地方財力,袁應泰才確定了鑿洞方案,并選派督工、水工、石工負責鑿洞,修建了大石閘、架橋、分水石等工程。 

        于是,袁應泰會同濟源令史記言,發動兩縣上萬民眾,“循枋口之上鑿山為洞,其極西穿渠曰廣濟,為河內民力所開,工最巨;次東曰永利,為濟民所開;又次東曰利豐,乃舊渠,而河內民重?!?。河內、濟源兩縣共同開發古灌渠。因枋口四面皆山,山大石多,施工非常艱巨。 

        廣濟洞總長70米,全憑人力一錘、一鑿掏挖而成,工程施工十分困難。據明代高世芳的《鑿山創河記》記載,工程開始后,“工臥而鑿之,漸下而蹲,漸下而俯”。石匠鑿石有時臥著鑿,有時蹲著鑿,有時還需要俯下身子鑿。鑿洞進山,石頭烏黑,堅硬若鐵,即使命大力士操鐵錘敲打,也不容易鑿進,用火燒,也不見變化。后來,袁應泰就組織群眾,“先之以烈火,繼之以利錘,錘而火之,火復錘之”。即先用烈火,再用鐵錘敲鑿,錘打后火燒,火燒后再錘打。采用這種燒了錘、錘了再燒的辦法去開鑿,充分顯示了人們戰勝自然的驚人毅力。 

        這項艱巨的工程進行了3年,留下了許多感人的事跡?!逗幽贤ㄖ尽酚涊d:“有三年山上不告竣,誓不旋踵者;有面目黧黑,指墮膚裂或感病力疾猶無懈志者;有家有喪變及水災盜患,義不反顧者;有捐資以犒匠作,爭先成功者?!?nbsp;

        經過“三年如一日,眾人如一心”的戰斗,工人們終于鑿透石山,自北而南建成長四十余丈、寬八丈的輸水洞。隨后又用兩年修砌橋閘,安裝鐵索滑車疏通渠系,開排洪道,建成“延流二百余里”“灌濟、河、溫、武四邑民田數千頃”的灌區,為發展河內地區的農業生產作出了新的貢獻。 

        據鈕仲勛先生在《豫北沁河水利灌溉的歷史研究》一文中記載:袁應泰在五龍口的右岸鑿山穿洞,懸閘于洞內兩崖間,啟閘受水、閉閘障水,水無崩塞之患。廣濟渠渠首工程最大的特點在于使用暗洞、暗閘,在堅硬的崖岸上鑿一石洞來引水,比在堅硬的崖岸上開明渠要省工得多。這種暗洞、暗閘在我國古代水利史上還是比較少見的,這也正是袁應泰對于廣濟渠灌溉工程的重大改進。 

        袁應泰用了5年修成廣濟渠,并親制《廣濟(河)渠水利碑記》,以記載工程建設情況。 

        這條引水渠在名稱上雖沿用元代廣濟渠的舊名,但實際上它是一條新開的渠。從五龍口“經濟源、孟縣、河內、溫縣、武陟達于黃河,延袤一百五十里,闊八丈”。 

        用水管理立碑文 

        多種經營開先河 

        為了均分利澤,袁應泰親制《廣濟渠申詳條款碑記》,將本河渠分作二十四堰。這二十四堰的名稱是:永益、永利、長豐、天富、永福、和豐、廣豐、大豐、大有、太平、廣有、永濟、廣阜、新興、廣隆、萬盈、長濟、興隆、興福、宏福、萬億、大濟、永通、廣福。二十四堰計地畝、定時刻,自下而上分水灌溉。 

        其中有兩條是關于用水管理的,一條是“定渠堰,以均利澤”。廣濟全渠“較其遠近,酌其盈縮”,分成二十四堰,明確各堰的起訖地點,防止私開渠堰,以免分減別堰之利;另一條是“分水次,以禁攙越”?!胺炙巍本褪谴_定各支堰的分水次序、時間長短、分水比例,不得擅自超出規定?!袄麧删狻笔菑V濟渠用水管理的座右銘,鐫刻于廣濟洞引水閘室側門頂部,左下署名“扶風袁應泰”。 

        結合工程管理與用水管理,灌區還開展多種經營。一是水磨。水磨戶在不影響灌溉用水的前提下,利用水力進行糧食加工,水磨戶有負責整修水閘的義務。這樣既方便了群眾,又利于工程維修管理。二是村鎮供水。保證沿渠村鎮用水,在滿足居民日常生活用水的同時,還美化了環境,而且還可種植經濟價值高的菱、蓮、蒲、葦,使百姓得其利。此外,灌注城壕池塘,具有防敵防火等特殊作用。三是植樹。在廣濟等河渠附近栽種樹木,不僅“堤岸堅固”,而且有“材木不可勝用”之說。四是經費管理。廣濟渠修成后,設立廣濟倉,儲存河渠收益的谷物。并購置公田,將一部分公田分給閘夫耕種,以作工食,其余部分公田收谷入倉。對違犯水規、計畝被處罰的谷物也都歸入廣濟倉,備作修河之用。 

        廣濟渠的暗洞、暗閘現在還能使用,僅閘上的絞盤、閘板換了新的。400多年前興修的水利工程如今還在使用,這在我國古代水利史上不能不說是一個重大的成就。 

        兵敗自縊實可嘆 

        精敏強毅留青史 

        后來袁應泰升工部主事、兵部武選司郎中。他認真辦事,將假冒世職的數百人全部淘汰。不久,袁應泰任淮徐兵備參議。當時山東遭災,他設粥廠救濟災民,又動員災民修城墻、疏浚城河、修葺孔廟,使災民都能飽食。袁應泰還將額外稅收及漕運收入折銀數萬兩全部用來賑濟災民。 戶部彈劾他擅自動用官庫銀、糧。其時,他已遷為副使,遂借病回鄉。 

        多年后,袁應泰被起用為河南右參政,以按察使身份到永平(明代屬京師北京)治水。當時后金屢次興兵攻邊,袁應泰加緊練兵并修備武器,關外所需糧草、火藥之類都能及時供應,深受經略熊廷弼信賴。 

        泰昌元年(1620年)九月,袁應泰被提升為右僉都御史,代周永泰巡撫遼東。十月,熊廷弼被罷官,袁應泰代理經略。他上疏說:“誓與遼東相始終,更愿文武諸臣不懷二心,與臣相始終?!膘渥趯λM行嘉獎,并賜予尚方寶劍。 

        袁應泰精明能干,但用兵非其所長,規劃也不周密。熊廷弼在邊防時執法嚴格,部隊紀律整肅,而袁應泰失之以寬,而且更改了往日的規章制度。 

        天啟元年(1621年)三月十二日,大批清兵進攻沈陽,總兵官賀世賢、尤世功出城奮戰,敗北而回。次日,蒙古降人果然做內應,使兩員大將戰死??偙訇惒?、童仲揆赴援,也陣亡。袁應泰于是令奉集、咸寧各軍撤退,全力守遼陽,并引水注入城河,沿河排列大炮,兵士環城守衛。十九日清軍兵臨城下,袁應泰親自督率總兵官侯世祿、李秉成、梁仲善、姜弼、朱萬良出城迎戰,戰敗,死傷眾多。 

        當晚,袁應泰未進城,宿軍營中。第二天,清兵掘開城西閘門排除城壕內積水,又派兵守住城東水口,渡過城河至城下,雙方鏖戰很久。很多清軍騎兵沖到城邊,戰敗的明軍向城外奔去,有的被淹死,有的被清軍殺死,傷亡慘重。清晨,袁應泰進城,與巡按御史張銓等固守。監司高出、胡應棟等翻城墻逃走,人心離散。十一日,清軍又攻城,袁應泰督率軍士持盾牌大戰,又敗陣。到傍晚,更樓起火,清兵從小西門進城,城中大亂。 

        袁應泰在城樓上見此情況,覺得大勢已去,無法挽回,對張銓嘆息說:“你沒有守城的責任,趕緊走吧!我死在這里!”說罷,自縊而亡。他的妻弟姚居秀也跟著自殺。其仆人唐世明撫摸著袁應泰的尸體大哭,放火燒樓而死。此事傳到朝廷后,朝廷追贈袁應泰為兵部尚書,并隆重祭葬,封其子為官。明史評價其為官“精敏強毅”。

        責任編輯:劉薇薇
        潜龙在都王强张欣免费全文阅读,人人妻人人妻人人片av,日本特黄特黄刺激大片,色777狠狠狠综合